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六十二章

十景缎 第六十二章

时间:2018-06-13 但见那老者十指钢钩纵横舞动,无数银光四下乱窜,华瑄使开八方风索「融风式」,长鞭抖出一圈又一圈,将对方爪招劲力全数消弭于无 形。两名黄衫汉子原本在一旁寻隙夹攻,一见向扬现身,都是意想不到,惊愕之余,随即大呼杀来。
  向扬运起九通雷掌功力,双掌先后拍出,震开两人,叫道:「师妹,应付得来么?」华瑄见到向扬忽然出现,又是惊奇、又是大喜,叫道 :「我没大碍!向师兄,你帮一下凌姐姐忙,她受伤了!」向扬道:「好!」解开凌云霞穴道,低声道:「这一批是哪一派?」凌云霞低头喘气,似乎极是睏倦,轻声道:「神驼帮的双鹰使者,其他都是皇陵派的。」向扬点了点头,说道:「凌姑娘,你稍加调息,让我来对付他们。 」凌云霞低声道:「多谢了。」瞧见向扬上身赤裸,不禁脸颊微微一热,心中奇怪:「向少侠怎会从地室里出来?」
  房中共有八名敌人,二鹰使被向扬出其不意地封住穴道,跟华瑄交手的乃是大鹰使。其余六名皇陵派弟子分开两路,四人往向扬攻来,另 外两人却去围攻华瑄. 向扬双掌一立,喝道:「来得好,接招!」
  他担心杨小鹃在地窖内的情形,决意速战速决,掌势陡然迅疾逾倍,正是雷掌猛招「疾雷动万物」。双掌行过之处,一片隆隆风雷之声, 身形四下游走,步法如飞,攻势威猛矫矢,皇陵派四人功力有限,大惊失色,勉力招架,却哪里是向扬对手,顷刻之间已被击毙三人。
  余下一人眼见情势大坏,连忙大叫:「大鹰先生,咱们快走!」但大鹰使充耳不闻,与那两人联手进逼华瑄,招数丝毫不乱。华瑄暗感吃 力,七分守御,三分进攻,战况胶着不下。但听一声惨呼,向扬已将第四人毙于掌下,飞身来援,一掌按向大鹰使背心。
  大鹰使哼了一声,左爪回身递出,五根弯钩齐往向扬掌上抓来。向扬凛然不惧,长啸一声,掌力凌空吐出,立时打得大鹰使左掌手骨碎裂。大鹰使剧痛攻心,大声惨嚎,这才知道向扬掌上威力何等凌厉,却为时已晚,华瑄一鞭打下,将他脊骨震断,当场送命。向扬左掌一劈,又 打倒一人,余下一名对手随即被华瑄长鞭所毙。
  凌云霞看得目眩神驰,不由得暗想:「这位向少侠功力当真厉害,看来当不在大姐之下。倘若只有我和华姑娘应敌,只怕终要落败。」一 眼见到二鹰使躺在一旁,不由得怒从心起,一掌击落。二鹰使穴道被封,无可闪避,当堂丧命。凌云霞吁了口气,脚下一个踉跄,气力不继, 险些跌倒,连忙扶住墙壁。
  华瑄捲起长鞭,道:「向师兄,多谢啦,要不是你来,我跟凌姐姐就有些不妙了呢。」向扬道:「这没什么。现在庄里情形如何?」华瑄 道:「石姐姐、蓝姐姐她们把龙宫派的人挡住了,神驼帮攻进来的的就是这两个老不修比较厉害,黄仲鬼、骆天胜都没打进来。」向扬道:「 这么说来,还挡得住……」忽听杨小鹃在下面叫了起来:「向哥哥……你……你在哪里啦……小鹃……小鹃还要……」
  华瑄一听,登时满脸通红,叫道:「向师兄,你……你在地下干什么?」向扬脸上一红,支吾道:「这……这是……」不等向扬说完,凌云霞已跳了下去,石室中浓香四溢,杨小鹃全身赤裸,在地上翻来翻去,肤光中泛着樱红,沾满湿湿黏黏的水液,在火光照耀下显得淫靡之极 ,口中不住声地呻吟呼唤:「向哥哥……快……点……嗯、啊……嗯……再……再来……嘛……」
  凌云霞登时呆了,被眼前景象惊得说不出话来,向扬跟华瑄已随后进来,华瑄一见,惊叫一声,羞得不知所措。凌云霞转头看着向扬,大 声叫道:「向……
  你……你对四妹怎么了?「向扬见她满脸愤怒,连忙解释道:」凌姑娘,你别误会,杨姑娘她中了康楚风的春药。「凌云霞一怔,道:」 春药?「向扬道:」石姑娘、蓝姑娘都看过了。「凌云霞深深呼吸几下,稍微冷静,说道:」怎么不服解药,还在这里……这里……「
  向扬摇摇头,说道:「药房的定心散在打斗中被打破了罈子,石姑娘说,重新配药得花三个时辰,杨姑娘挨不了那么久。」凌云霞似乎也 了解了情况,怒气方消,低声道:「这么说来,是大姐要你救四妹的了?」说这话时,脸上微现红晕。向扬道:「正是。」
  杨小鹃趴在地上,慢慢往向扬爬了过来,迷迷糊糊地道:「向……向哥哥……快……快……小鹃要继续…
  …嗯……唔……「华瑄看得脸红心跳,别过头去,叫道:」向师兄,你跟杨姐姐……已经……已经做过……那件事了?「向扬不禁脸上一 热,搔了搔头,道:」正要开始,就听到上面有声响了。「
  华瑄歎了口气,低声道:「康楚风这个恶贼!向师兄,你武功厉害,下次把那恶贼打死好不好?杨姐姐……他好可怜。」向扬又是一阵罪 恶袭上心头,歎道:「我知道,下回我定要杀了他。」凌云霞默蓦地看着杨小鹃,忽然灵光一闪,叫道:「对了,康楚风身上该有解药罢?若 能夺来解药,四妹就不必……」一看向扬,便止了声。
  向扬一听,登时大喜,叫道:「不错!我怎地没想到?」当下急忙抄起衣袍,道:「师妹,凌姑娘,杨姑娘拜託你们照顾,我去找那家伙 !」说着便要冲出地窖。凌云霞叫道:「向少侠留步!」向扬登时停脚,回身道:「怎么了?」凌云霞道:「四妹还能支撑多久?万一你不能 及时赶回,那……四妹就无人能救了。」
  向扬心想不错,道:「我不能离开,那么谁去夺解药?」华瑄抢着道:「我去!」
  向扬有些不放心,道:「皇陵派人多势众,师妹你一个人……」华瑄俏眉一扬,道:「向师兄,你相信我嘛,我可以应付得来的。康楚风的武功不是多么高明,我小心一点就是了。」向扬想了一想,道:「那康楚风的笛声诡异,这可要多加留神。」华瑄点了下头,道:「我知道 !」脑中掠过当日和小慕容一齐受「狂梦鸣」迷惑,文渊及时来到的情形,不禁耳根发烫,低声道:「我会赶快回来,向师兄,你……你别乱 来喔。」说着一个纵身,跃出了地窖。
  地窖之中,便剩下向扬、凌云霞和杨小鹃三人。凌云霞低声道:「我受了点伤,得在这里休息一下,向少侠,请你关上出入口。」向扬依 言启动机关,合上了翻板。一看凌云霞,再看看杨小鹃,不禁有些侷促。凌云霞上身只有一件肚兜遮掩,向扬眼光望来,忍不住一阵害羞,低 声道:「我的衣服被那二鹰使撕碎了。」
  向扬「嗯」了一声,不敢多看,将手中衣服抛了过去,道:「凌姑娘,你穿着吧。」
  凌云霞道:「多谢。」才一穿上,背上伤口登时一阵剧痛,一咬牙关,轻轻哼了一声。
  向扬想起她背上受伤不轻,当下取出一包金创药,道:「凌姑娘,先包扎吧。」
  凌云霞接了过来,然而伤在背上,自己难以处理,脸上微红,道:「对不住,向少侠,可否请你帮忙?」向扬道:「好。」走到凌云霞背后,只见伤口血肉馍糊,甚是可怖,想是被二鹰使钢钩所伤。向扬拿衣袖擦去伤处旁的鲜血,拭过之处,露出晶莹洁白的肌肤,极是艳丽。向 扬心中一动,微微定神,帮凌云霞敷上伤药。
  伤处甚广,包扎不易,得要围着凌云霞身子包扎起来。向扬撕开衣衫,便要动手,但凌云霞穿着一件肚兜,便无法包扎,不禁迟疑。凌云 霞道:「怎么了?」
  向扬道:「凌姑娘,你……你穿着东西啊。」凌云霞大羞,心跳得如打鼓一般,低声道:「那……我要脱下来了,你可……可不要到前面 来。」轻轻解开繫绳,上身已然不留一点衣物。
  向扬见她毫不犹疑,反倒有些不安,望着这动人的背影,不由得起了些许遐思。但这也只一瞬之事,随即将布条绕过凌云霞身前。
  杨小鹃一直在地上辗转呻吟,此时突然慢慢撑起身子,呢喃道:「向哥哥……你在……在做什么啊……快……点……嘛……」一个不稳, 竟向凌云霞身前倒来,碰到向扬手臂。向扬没能让开,一碰之下,拿着布条的左手掌动了一下,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凌云霞肩头一颤,「啊 」地一声,似乎有些泣音,长髮微微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