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六十六章 火爆三鲜(上)

天地之间 第六十六章 火爆三鲜(上)

时间:2018-05-15 我将胡莉紧紧搂在怀里,凑在她的耳朵边轻轻佻逗着这天仙大美女,「我的亲亲绝色小老婆,今天让你受惊了,为了给你赔罪,我想请你享受做女人的最高境界。」胡莉酥软地倒在我的怀里,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显出一缕嚮往和疑惑。「你只管放鬆就好啦,我让你享受最温柔细腻的前戏和最疯狂震撼的激情,最后再让你从云端跌到我的心尖儿上,用心捧着你入睡,好吗?」
  妖冶的大狐狸精被我的柔情蜜语所融化,早就迷失得一塌糊涂的了,温顺地点了点头,看她一同意,我高兴得心花怒放。今天晚上,在这里我拿出平生最得意的手段当一个大厨,烹製一道绝妙美味~~「火爆三鲜」,用无边的慾火爆这三位漂亮出众的大美女,然后让自己用全身心来享用,光想想就要美到天上去了呢。
  我把胡莉抱了起来,坐到小沙发上边搂边亲着,然后指挥月琴和谢娟将放在两床中间的床头柜搬到一边,将两个床并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两米四的大床出来,先搭出个大舞台。
  然后我拉着胡莉进了卫生间,由谢娟伺候着简单洗了个淋浴,水量还是很大的,又很热,洗起来全身都热烘烘地很舒服。绝色大尤物用她那白皙修长的一双嫩手亲自替我搓洗着有些冲动暴胀起来的乌油生猛的大鸡巴,嘴里还笑着打趣说,「冤家,今儿晚上可便宜了这大丑鬼,还不知道会乐成什么样子呢?」我听她这么说,按捺不住冲动将她搂在胸前,两手捏玩着她那一对大白奶子,捏得她直叫唤,谢娟看我们一对姦夫情妇打得火热的样子,羞得转过了脸不敢看。
  洗完了我们两人出来,谢娟在里面洗着,月琴则在外面伺候着,先递了件白色棉睡袍给我套上。胡莉正想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被我叫住了,「心肝儿,你是爷的小老婆了,今天晚上听我的,叫你穿什么就穿什么,叫你怎么穿就怎么穿好吗?」我带着万缕柔情哀求着她,光着身子的天仙大美人儿一听,妩媚的大眼睛看着我眼里堆满了甜蜜,无限温柔妩媚地点了点头。
  我走到床头,将床上散落的黑色性感奶罩和小丝网内裤捡到枕头上,然后拿起那件贴身蓬软的粉红色高领羊毛衣让胡莉坐在床边穿上。穿完一审视的确是太性感迷人了,没戴奶罩的一对光奶子高耸凸起,连两个奶头都清晰可见,加上毛衣上面那张亦嗔亦喜的绝色俏脸蛋儿,我一见简直爱到了心尖儿上,坐在她的身边搂着赤裸着下半身的大美人儿,上面亲着嘴儿,下面揉弄着毛衣下面的两砣嫩肉儿,再摸摸大白腿掏掏粉胯儿,都可以感觉到明显的一丝湿润,这仙女也动情了呢!
  我让月琴从她自己的旅行箱里拿出一双肉色长筒丝袜给胡莉套上,再找出昨天穿着让我干的那双大红色软缎面带袢高跟鞋出来,由月琴跪在下面给她穿好,我再从头到脚认真审了好几遍,实在是太可我的心了,绝色的大美女,一张妖艳俏丽的狐狸脸,上面是粉红毛衣下高耸挺拔的光奶子,中间是光溜溜的嫩屁股蛋子加上柔软油黑的一小撮阴毛,下面是绝美精緻的长腿丝袜大红软缎高跟鞋,真是绝了!
  「胡莉我的亲亲小老婆,我想潘金莲也就不过如此了,唉,想当年潘金莲勾引西门庆的时候也是穿着大红绣花缎子鞋的啊,还被西门庆给两脚用白绫缎子给吊在空中慢慢奸弄呢。」胡莉被今天这身有些出格的打扮和我色迷迷的眼光、赤裸裸的情话弄得很不好意思,一下挣脱我的拥抱上床钻进被窝里,用白色的大被子将自己的娇羞和诱人全掩盖了起来,只用一双水汪汪的狐媚眼看着我,笑吟吟地说,「冤家,你才是那个坏坏的西门庆,我落在你手里,不是潘金莲也成了潘金莲啊!」听她这么发着嗲柔声腻气地一说,我哪里还把持得住,也钻进了被窝,把她搂在怀里恣意轻狂起来,「我的亲亲是天下第一小老婆,她潘金莲算什么,给你提鞋架腿垫背还不够格呢」。
  谢娟还没出来,月琴走到床头坐在胡莉的身边等着。「为什么要穿长筒袜子呢?」胡莉有些不解地问她,月琴笑着说,「白秋这个赖皮鬼他真的有些变态,他不喜欢一丝不挂的女人,喜欢人家穿着衣服让他弄,说这么着感觉在干一个美女,而不是一个动物。他特别喜欢漂亮的女人穿着丝袜高跟鞋给他弄,每次这样就特兴奋,干得也投入。咱们中国一般女的都穿连裤袜,我们以前也是,结果被他干一次就废一双袜子,最后只好像西洋三级片中的淫娃蕩妇一样套着吊袜带和长筒丝袜,这还不够,还要穿上性感的细高跟鞋给他干,讨他的欢心,全中国可能找不出几个这样坏的坏蛋了吧。」「也找不出几个这么幸福的坏蛋了。」我搂着怀里慾火逐渐高昇的大美女笑着接了一句。
  月琴是我的小妾里面比较风骚大胆的,人又长得高挑漂亮,的确让我很有感觉,每次拉了几个美女一起上床的时候,只要有她在,再不会索然无味的,儘是高潮迭起、风月无边,早早就有把她收成三姨太的想法,现在听她这么说更坚定了,心想回到江陵一定要向我那大老婆雯丽好好说说,先收了老二和老三,逼逼她这老大也答应嫁给我。
  说话间下面让胡莉蜷曲起一条粉腿来,将她的一只大红软缎细高跟鞋夹在胯下,鸡巴顶着她的丝袜嫩脚背,一只手上下抚摸玩弄着精美诱人的以往看得着摸不到的绝美高跟鞋的鞋面和撩人的细高跟儿,一只手在她的丝袜大白腿上抚摸着,享受着那滑润细腻的美妙滋味。和绝色的空姐面对面看着亲着爱着,中间摸着她的一对大白奶子,下面玩弄着她的丝袜嫩腿大红高跟鞋儿,弄得我都快要爽到天上去了呢。
  谢娟梳理着湿漉漉的长髮光着身子走了出来,月琴给她套上那件米黄色的兔毛高领毛衣,显得蓬鬆温馨迷人,下面是白色丝光长筒袜,然后光着屁股蛋子套了条黑色鱼尾裙摆的紧身包臀及膝筒裙,最后在秀足上穿了双银色尖包头中空带袢细高跟鞋。
  谢娟打扮完了,站起来迈着时装步,在空调开得暖烘烘的房间里走了几圈,最后踱到床头转了两圈,让我上上下下审了个遍,实在是太让人满意了。
  「你看这银色中空高跟鞋怎么样?」我向胡莉介绍着谢娟脚上的性感高跟鞋,「这还是跑遍江陵市,最后在专门卖舞蹈用品的地方才买到的,穿起来不仅性感诱人,而且中空的接触面多,穿上床后也不显得突兀,伸在下面顶着鸡巴的时候感觉是又柔和又细腻。」
  「白秋,你这哪里是準备做爱啊,我看女人身上的一切落到你手中都变成了赤裸裸的玩弄!」胡莉感慨着说,「心肝儿,没有你们的用心卖弄,哪有我的尽情玩弄啊。」我也针尖对麦芒地回了一句。
  「为什么要穿条裙子呢?」胡莉有些疑惑地问我,我压着她的耳朵低声说,「今天老公要好好伺候你,可能轮不到弄她了,让她光屁股套条裙子,别到时候干得晕头昏脑地枪捅错了地方。」听到我这稀奇古怪的解释胡莉「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耍贫嘴而已,谁不知道你啊,兴头上来了一条薄薄的裙子能挡住你,还不是一把掀开就给活生生捅了进去的。」
  我听到这里,笑着掀开胡莉右边的被头,谢娟温顺地钻了进来,躺在胡莉身边,很懂事地上面舔弄着绝色二姐的耳垂,下面很有技巧地掏摸着她的粉胯为她手淫起来。我亲着胡莉的小嘴,两条舌头咂弄纠缠着像两条灵巧的小蛇,下面在毛茸茸的毛衣内外揉摸着她的一对大白奶子,下面玩弄着她的美腿高跟鞋儿。不过也许是女性更懂自己的弱点和敏感吧,娟儿才用手挑逗了她一会儿,胡莉在我们的两面夹击下浑身哆嗦起来脸飞红霞,更是慾火高昇、娇媚欲滴,下面也用酥嫩柔软的小手替我发着大鸡巴,让那话儿扑稜稜挺头胀脑起来。
  我暂时压抑住心中慾火,等着第三双美腿上床。月琴可能是知道我的心思,简单沖了两把就出来了,连头都只是擦了擦。她直接迅速地套上白色高领毛衣、白色长筒丝袜和银色中空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站在我的这边转了两圈,我讚许地点点头,想起一件事来,让她取出便携式DVD接在宾馆的电视上,放上吴文给的生活片,把音量调合适后钻了上来。「这可是个光屁股没套裙子的大美女啊,冤家你要可着性子干啊!」胡莉俏皮地说着,我哪里还忍受得住,一把搂着这可爱到了极点的美妙小老婆就摸着亲着腻到了一起。
  谢娟在右边伺候着胡莉,月琴在左边伺候着我,我再搂着心肝儿小老婆,满床都是低沉性感的呻吟声,和电视里传出的猛烈勾魂的叫床声相映成趣。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西洋毛片,情节特简单,一个男的搂着一个棕髮女郎干着,另外两个漂亮的金髮美女在玩同性恋,后来男的看不下去了,把三个弄到一起干了。我最喜欢的是搞同性恋的一对金髮女郎中的一个,特漂亮,看着就有胃口,要是我来拍的话,从头到尾我都要霸着这个最漂亮的干,其余两个不过是助兴调剂口味罢了。不过电影是电影,生活是生活,看着电影再看看身边三个美女,我的答案很简单,最高挑最妖媚和最漂亮的胡莉这个绝色小老婆无疑是我的主要目标。
  成熟、娇媚又略带风骚韵味的月琴在我的左边用心伺候着,让我不由心中怜惜,回头将她拥进怀里,一边抚摩她高耸丰满的胸部,一边在她耳颈上亲吻不已,月琴被我弄得深谙风月、骚趣勃然,被我这么一刺激,不由发出娇声气喘。我听了有些冲动,按在丰乳上用力揉捏,同时示意月琴抚摸自己下体。胡莉此时被娟儿给弄得如癡如醉,嘴里没嘴子低声叫着,完全迷失在性享受的天堂里,几乎顾不上其他了。
  月琴用她柔嫩的小手揉弄着我阳具,不一会儿已激起我的满腔慾念,我琢磨了半天才决定怎么享受这些大美女们。拉着胡莉半躺半坐在床头,让她张开两条丝袜美腿,一条放在我的怀里,由我捧着细细摸弄欣赏,另一条叉开在另一边。然后让让月琴跪在自己跟前,谢娟马趴着跪在小老婆胯下,月琴风骚一些,让她吹着我的鸡巴更过瘾,谢娟俏丽些,让她舔着我的亲亲下面也有趣啊。
  月琴早已被我调教的服服贴贴,乖巧地把我的阴茎握住,轻轻揉搓着。「来吧,心肝儿。」我用手压着月琴秀美中略带点风骚的臻首往下一压,月琴一震,犹豫片刻,抬眼看看我,终于用手拨开我浓密的黑毛,俯头在我硕大挺直的阴茎上印下第一个轻吻。
  「很好。继续。」我的声音透着兴奋。月琴用双唇含咬着我的包皮,并伸出舌尖在我的茎壁上留下一串串湿痕。我的阴茎在她温柔的抚弄下迅速壮大变硬,令月琴不由心跳加速,血脉贲张。她用一只手握住我的茎根,另一只手按住我的阴囊轻轻揉动。同时用舌头舔过我阴茎的每一寸地方……。
  被我亲着的胡莉也是春情大动,无师自通地轻按着温顺略带羞涩的娟儿的小脑袋往自己春水直流的红艳蜜穴上压了下去,谢娟伸出红润嫩滑的舌头替她用心舔弄起来。
  大美人儿如受电击,嘴里兴奋地呻吟着,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在空中伸来伸去地,那双大红色的软缎细高跟儿鞋在空中画出优美的曲线,又浪又骚简直是致命的诱惑。绝色妖艳的大美女躺在床上情难自已,一双有型有款的大白腿晃着双勾魂夺魄的性感大红高跟鞋发着浪挑逗着我。看到这里我再也忍受不了啦,一把抓住自己面前晃动着的一只,捧到面前先美美闻了闻骚味儿,然后伸出舌头从鞋面舔到鞋底,从丝袜脚背舔到精美诱人的细高跟儿,自己的兴致逐渐高昂起来,身边的胡莉也被弄得媚眼如丝、春水长流,没命地长声小调地呻唤着,可能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挑逗侍奉过呢。
  我喘息一声,月琴抬起头望着我的脸,我眼里浮现一丝仅可觉察的淫淫笑意,嘴角也舒展开来,显得愉悦之极。月琴受到了极大的鼓励,再向前爬进一步,双手紧搂住我的腰,脸深埋进我的胯间,把整条阴茎都吸进了小嘴里。那一刻我喉咙里发出第一声闷哼,令月琴有掌控一切的感觉,这令她兴奋莫名,更加卖力地把我的阴茎放在嘴里搅动着。
  「嗯……」我又呻吟了一声。月琴紧啜着阴茎,不停地吸吮、舔舐。她的手不断抚摸我的腰、臀和大腿。我的阴茎像有生命自己能动一样,当月琴吐出他时,他还因兴奋而不断自动弹跳,茎壁上留下她的唾痕,马眼上涌出一滴亮晶晶的泪珠,在明亮的光线下闪耀。月琴此刻已有些动情,下身变的湿润,跪在我面前一脸十分渴望哀求的表情。
  但此时我却一把拽过旁观被挑逗得高潮迭起、有些迷醉的胡莉,将她的两条修长的粉腿架在肩膀上,一双大红高跟鞋儿就靠在我耳边,胡莉成熟妩媚的胴体诱人地展示在我的面前,她娇喘吁吁地雌伏在我的下面,任我摆布着,一双白嫩的奶子抖蕩着媚眼勾魂显得十分迷人。
  「冤家,我的心肝儿,好好干我吧,胡莉儿今天命就交给你了!」小老婆此时春心蕩漾、浑身颤抖不已,娇啼浪叫着抛着媚眼,那勾魂夺魄的诱人秋波、甜美的叫声实在是太美、太诱人了!
  「嘻嘻!别怕,我会让你爽到天上去的,我心爱的亲亲小老婆。」我欣喜若狂,看来最妖冶漂亮的绝色大空姐、我亲亲的小老婆已被撩拨得情慾高涨,和我一起堕落在慾海情天里了,她即将从身心臣服在我的大鸡巴之下,成为我美丽的性爱玩物,让我随心所欲地享用她那妩媚的风情、勾魂的媚眼和绝美的胴体。
  我手握鸡巴,先用大龟头在她的蜜穴口研磨着,磨得胡莉更加骚痒难耐,娇羞地呻唤着,「好白秋,我这辈子的冤家,快进来吧,人家求你了,再也忍不了啦,我快痒死啦……。」
  看她淫蕩狐媚、饥渴难耐的神情,鸡巴感受着她蜜穴口的一片滑腻,知道刚被娟儿舔丢了一次的她现在正处于极其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慾火。我不再犹豫,对準蜜穴口猛地一下插了进去,「滋」的一声直捣黄龙,大龟头顶住胡莉的花心深处。也许是我的性慾高涨话儿又长又大,觉得插进她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的真是舒服。胯下的亲亲没口子连声叫了出来,声音娇媚诱惑很是动人。
  过了半晌,胡莉才娇喘吁吁地望了我一眼,「冤家,你真狠心啊,鸡巴这么大也不管人间受不受得了,就猛地一插到底,唉,人家再是狐狸精,落到你手里真是又怕又爱啊,你这大冤家,唉……」。
  她如泣如诉、楚楚可人的样子使我有些于心不忍起来,才楞了一下,身下的胡莉见我很心疼她,不禁娇媚地微笑着说,「达达,您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都是你嘴边的肉,又飞不了的,慢慢可着心子弄嘛。」她嘴角泛着一丝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
  此时娟儿伏着身子亲着亲亲的耳垂、脸蛋和胸部,还含着她的奶头吸吮着,一双绝美的丝袜和银色高跟鞋刺激着我已然兴奋不已的视觉神经。月琴饶是心有不甘但很懂事地雌伏在我的身旁,用小手刺激着我的胯下,时不时在胡莉的小阴蒂上点点,点得身下的她直哆嗦。月琴含情脉脉地用眼神撩着我,抚摸着我的胸脯,这个漂亮的美腿皇后,此时像个十足的淫娃骚货一样在我的身边显现出万分的渴望和期待……。
  但此时亢奋的我早顾不了这许多,一门心思在干着身下的大狐狸精。胡莉外表妖冶动人,难得的是她的蜜穴也如此紧暖香浅、洞窄汁多,能玩到她这样美艳懂事又称心的绝色小老婆真是前世修来的艳福啊。
  我放下她的双脚伏下身子开始温柔地轻抽慢插着,而身下的亲亲也扭动她那光滑雪白的屁股曲伸着美腿配合逢迎着。「心肝儿,舒服吗?你要觉得不舒服的话达达换月琴干干好吗?」我故意逗着她。「不要,达达千万不要抽出来……我要你,我要你的大鸡巴永远插在人家里面……。」胡莉原本正享受着大鸡巴塞满蜜穴那种又充实、又酥麻的感觉,听我这么一问,一下有些急了,连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双腿高抬两只大红高跟鞋儿勾住我的腰身,唯恐我真的把鸡巴抽出来去干身边等着的现成的一个美艳腻滑的小骚逼。
  「亲亲小老婆,叫声达达,达达好好弄你……。」看了《金瓶梅》的我总忘不了西门庆干潘金莲的时候让她叫「达达」的事情,让身下这绝色淫妇扮着潘金莲叫「达达」,那是多么令人心动神往的一种感觉啊!
  「冤家,你呀……你真折磨人……,达达,亲达达……唉,当着这两个的面被你这么作贱糟蹋着,真是羞人答答地……,」此时的胡莉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比电视剧《水浒》中的潘金莲可漂亮妖艳多了。
  怎么比较的话,还是我的亲亲狐狸精最漂亮最动人,不管身边的两个小淫妇怎么难受,我还是一门心思地霸着绝色小老婆美美地干着,一会儿就干得她爽翻了天。「喔……好爽……达达……我的亲达达……人家的下面被你那大话儿弄得好舒服……快点……再快点好吗?我求求你了……。」春情蕩漾的胡莉肉体随着鸡巴插穴的节奏起伏着,她灵巧地扭动着精美的屁股蛋子频频往上顶着迎合着我的抽插,比以前放鬆许多,激情淫蕩地浪呻着,「我的亲亲好老公……奴的冤家,你那大话儿捅到人家花心尖子里去了……哦……好痛快……我要死了……喔……好舒服……。」
  说话间我捅在她蜜穴里的那话儿感觉到一股热烫的淫水泻了出来,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蜜穴口也滑腻了许多。绝色小老婆性感诱人的叫床和激烈的反应、温顺的迎合刺激得我的原始兽性也暴露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用研磨花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胡莉的娇躯好似慾火焚身,紧紧地搂抱着我,只听到那鸡巴抽插出入时的淫水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
  胡莉感到大鸡巴的插穴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我搂得死紧,屁股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声︰「喔……喔……天哪不行了……美死我了……人家快要被你插死了……哎哟……又……又要死了……」。
  胡莉怎么经得我的猛弄狂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中不断吮吻着我的大龟头,阵阵骚水又涌洩而出,浇得我无限的舒畅……。
  洩了好几次的胡莉酥软如麻软软瘫在床上,我的大鸡巴正插得无比舒畅,见胡莉突然不动了,真是难以忍受啊。于是慾火高涨的我让她侧翻在床上,从背后牢牢抱住了她,一手伸进她的粉色毛衣中掏弄着她的大白奶子,另一只手抬起她那条套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软缎高跟鞋的美腿,谢娟和月琴这对知情识趣的艳妾都伏下身子,把两双性感的银色高跟鞋儿放在枕头上任我欣赏摸玩。娟儿用小手撑开胡莉被干得有些红肿的蜜穴,舔弄两下,胡莉乱颤着叫了两声,她用酥嫩的小手撸着老子那又肥又大的话儿,导入了胡莉的销魂蜜穴中,身后的月琴早懂事地伸着舌头舔起了老子的屁眼,真不枉了老子想收了她当三姨太的一片苦心啊!
  干着怀里绝色妩媚的小老婆胡莉,漂亮风骚的小骚货月琴在身后下贱地舔着自己的屁眼,身边还有个俏丽秀美的小妖精谢娟在用心伺候着干穴的话儿,这份艳福真可以说齐天了呢,皇帝也不过如此吧,我心里暗想着。
  我的大鸡巴对準胡莉的蜜穴猛地一插到底,毫不留情地猛插猛抽着,直插得她娇躯颤抖、呻吟勾魂。在花丛中历练多时的我性技高超,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龟头在花心深处研磨一番。胡莉可能这辈子都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如此销魂夺命的作爱技巧,被我这阵阵猛插猛抽爽得粉脸狂摆、秀髮飞扬、浑身颤抖,用有些变调般的淫声浪浪地叫着:「喔……不行啦……快把人家的腿放下……受不了啦……达达都要把奴的小穴给捅破了呢……冤家,我的亲达达……你……你饶了我啊……轻点,你饶了我呀……。」
  绝色大美女骚浪的样儿使我更加卖力抽插,似乎誓要插穿她那诱人的销魂蜜穴才甘心似的。她被插得欲仙欲死、秀髮披散、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几乎弄湿了一床。
  「心肝儿,你……你再忍忍……你家达达快要洩了……。」胡莉听我这么一说,拚命迎合扭动着屁股,等待着我最后的冲刺,并且使出阴壁功,蜜穴里的嫩肉一吸一放地吸吮着我的大鸡巴,让我好不舒服酸麻。
  「心肝儿冤家……亲达达……奴又要死了也……。」胡莉猛地一阵痉挛,紧紧地回头亲吻着我,身下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洩如注。我正在得趣中,拚命抽插着找寻那种升天的感觉,一捅一捅再一捅中,突然感觉到大龟头酥麻无比,终于忍不住精液急喷而出,痛快地扑哧扑哧分几次射入胡莉的蜜穴深处……。
  我俩双双到达了性的高峰,紧紧搂抱着享受片刻的温馨和感动,我双手柔情万千地轻轻抚弄着胡莉那白皙性感的胴体。胡莉平生获得了最大的一次满足,享受着我激情后善解人意柔情的爱抚,使她尝到人生完美的性爱欢愉,油然加深了对我浓浓的爱意蜜情,我俩又亲又吻,真如蜜月中沐浴在爱河中的一对恋人……。